思嘉是个二傻子

嘿,帮我找找走失的猫怎么样!

【韩叶】誓不罢休/车

r18慎入/半个黑化韩?反正下手挺狠的/私设同城/分手逼迫梗/完整版评论微博链接

那天没下雨,甚至晴空万里——天气好得有些过头。
韩文清看着叶修转身,脚步毫不犹豫,没有任何留恋不舍。他伸手摸了摸裤兜里的打火机,呆在贴身裤兜里的位置令它染上了些许温度,韩文清喊了叶修两声,音色平静,音线却有些抖。
叶修流利的步伐只稍稍顿下半秒,终也没回头。他扬手摆了摆——算了吧老韩,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韩文清看懂他的意思,不再开口,只是攥紧了手心的打火机,直膈得皮肉生疼。

包荣兴得令从酒吧第无数次将叶修扛出来的时候魏琛终于没忍住把人骂了一顿。
叶修眯着眼笑嘻嘻的倚在包荣兴身上听他骂完,“你……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不懂你们俩糙汉子处对象绕什么花花肠子。”魏琛边说边气边帮包荣兴把人塞车里,“老韩也不是惹事的主儿,你到底喜欢他,这又闹什么……”
魏琛进了驾驶室还絮絮叨叨的,叶修瘫着,还是笑。
“一看你就是…嘿嘿…就是没对象,没机会买醉……羡慕哥…哈哈哈…”叶修道,魏琛顾不上系安全带,转头吩咐包子。
“把他身上的烟……”话未说完就看清了叶修的脸,包荣兴忽叫起来。
“老大哭了!”
魏琛愣见着那人眼角水光折射过窗外昏黄的路灯,顺着面颊利落的滑下去,他叹了口气,不系安全带了,转头拿出手机。
“包子,把人照料好了等着,我叫韩文清来。”

睁开眼的时候视线还是一片模糊,唇舌干燥,叶修想支起身子,却听见一阵铁锁摩擦的声音。手腕被拷在了床头。
天地良心,我也没干什么缺德事啊……
叶修在极度头疼中思考着是这是劫财还是劫色——劫色就算了,除了韩文清那眼瞎的,估计没几个想劫他的色,倒是自己……都这时候了还惦记着什么韩文清。
叶修摇头,欲自嘲的笑笑,不想嘴角弧度还没扯起来他就给雷劈了一道。
龟龟,开门那人,不就是他生死大难还惦记着的韩文清么???
“老韩?”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眨巴好几下后,颇有些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
“喝点水。”韩文清答非所问,走近床边坐下,他簇着眉,看起来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又把水杯递到叶修嘴边。
叶修本来就渴,没什么客气不客气一说,就着他的手好生灌了一通,这算是回点儿神了,就想打商量。
“老韩你看咱们都分手了,我给你给机会证明你是个大善人,放了我——我回头去庙上给你点个七星灯,祝长命百岁。”他被拷在床头也游刃有余的说话,自信韩文清还是会依他,什么都不在话下。

等等,这次好像没用……
(完整r18请走评论首评链接)

/让他们上床最好了●v●/

如果我来到你身边时还有余力的话,我想我会拥抱你的。

【韩叶】万世安康

韩叶】万世安康

有点儿虐注意/琴师叶侍卫韩/ooc预警/架空/一点都不古风的古风/开车拉灯

 

不瞒您说,我差点死在这个文档里面……实在是太卡了……有一定烂尾

(第一次想写虐点儿觉得可能会写不好,而且还是古风,就当试个水吧……最近烦心事很多也实在不敢保证质量)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的话那么希望您食用愉快♥

 

一直很喜欢音频怪物的琴师这首歌,以此作为背景音乐写的,但是并没有按照歌的原历史故事,只取了大体剧情参考。

 

【!!!没车,但是查不到敏感词所以走外链!!!!】

 

https://shimo.im/docs/7pesonx7PQsV353I/ 点击链接查看「【韩叶】万世安康」,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太累了呜呜呜我这就去写黑化韩缓解心情QAQ

韩叶】长相厮守/r

收录于【高等数学同步练习册】

abo/半养子/车

链接评论见

一天到晚框神仙朋友画老韩,终于搞到了一张手稿!超级无敌高兴!【可惜她不玩lofer嗷】
隔空比心!♥️【肌肉真的画得太棒了】

清河神仙嗷!

清河:

可爱的卡卡给可爱的思嘉嗷 @思嘉是个二傻子






占tag致歉


muuuuu……就想问问有没有太太写过黑化韩,囚禁play那种!!!!我我我忽然好想看QAQ

雷卡】郁


会有少量科普,专业性不强,多数为自身所见和总结,大家看着玩别当真/ooc预警
【文中有两次极端事件都是我身边的人,最后会再稍作解释】

零.
当代人普遍对抑郁症有一种误解,认为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其不然,抑郁症在中高阶段已经是一种功能性疾病——唯有药物可缓解医治,靠心理疏导和自我调节几乎毫无用处。

雷狮看着眼前不动声色的少年,把这些理论重新过了一遍,而后将脚搭上桌子,未置一言读起海明威短篇小说集。
卡米尔端坐在沙发上凝视着他,迟缓的思考。

一.
当那个女人找过来的时候,雷狮原以为仅是普通患者。
可是……
“他是你的弟弟,同父异母。请你……救救他。”
女人语间哽咽,扶着桌沿身躯倾倒便要下跪,雷狮慌不得迭将她制止。
“慢慢说,不要紧。如果能帮上忙,我会尽力——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他这样道,心里微微一叹。

他是知道这个弟弟的,名为卡米尔的少年和这个女人的存在都是雷狮家里心照不宣的秘密,他的母亲会在和父亲置气时不经意的提到一嘴。
父亲则很偶尔的会说到——她比自己倔,也坚贞,她的孩子会很漂亮。
再倔的人也会在血缘方面妥协,这是人与生俱来的把柄。雷狮在见到女人眼底的泪光时,再一次深刻体谅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而卡米尔的确生得标志,如墨黑发柔软细腻,垂在颊边,抬眸时有天蓝流转……只可惜这双眸子稍显空洞了些,本该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却如此冷淡萧条,似埋了一片冰冻的海。

雷狮把书放下,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起身打开小冰箱挑了一小袋进口葡萄汁,走到卡米尔身后摁在他脖颈上。

凉,好凉。生理反应是一哆嗦,然后少年继续安然若素。
“你喝么?”雷狮笑着问,将手拿开,他开了个无关大雅的玩笑,“卡米尔,我看了一个小时书,可是你都没动,不累么?”
少年苍白脖颈被寒意慰得发红,他微微转身只接过了果汁,没有看雷狮。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卡米尔想,‘[累就把自己想的告诉我,你可以信任我。],可是我不想说。’
“你不想说就算了。”雷狮却不按常理出牌,他说完就去搬电脑和咖啡,挨着他坐下,笔记本放膝盖上开始放电影。

——是《乱世佳人》,很老的片。

“郝思嘉的性格烈,多坚强的,但是我更喜欢白船长。”雷狮一边看一边自顾自的评价,“因为他打破规则……啊,这里帅。”
长久流传下来的胶卷,就算尽力恢复了画面也有些失真,卡米尔忍不住转了点眸子看着,安安静静乖乖巧巧。

真难得啊……雷狮想,他居然答应试着去治疗一位重度患者——他的准则是只接中度患者,那多数是一些看起来毫无问题的人。所以他们也一度被世间误解。

【抑郁症最大特点就是看不出来。】
雷狮忽然想到这句话,然后偏头看了看卡米尔。
“你长得很漂亮。”他无头无脑飞出一句话,说着打了一个手势。
少年嗯了一声,咬着吸管。
“你有没有在认真听我说话?”雷狮一边追问一边笑起来,虎牙很尖,他看起来像是在无理取闹。
卡米尔终于看向了他,“我听了。”
“嗯。”雷狮反倒是不接话了,重新看向屏幕。

他似乎只是一个霸道的想博得他人关注和重视的普通人。卡米尔想。这不像个心理咨询师,倒像个患者。

卡米尔看着看着忽然电脑屏幕一偏,他江湖救急了扶了一把,转头发现雷狮昏睡在沙发上,桌上热气腾腾的咖啡还没喝完……
“……”他怀疑他喝了假咖啡。

二.
卡米尔不知道的是,雷狮在界内大名远扬面上是因为他的治愈率高,而实际却在于他对待每一个患者都平心相待,他让能让患者明白要好好吃药,笃定这和感冒发烧没什么区别,你会好的。
——这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着实难,很多咨询师自己都有心理病的缘故就是因为他们太换位思考,以至于掌握不好界限。

可雷狮不是,他觉得自己就没好过。
他比所以人都更清楚自己的身上的毛病,也就顺水推舟治人而自治。

他若无其事的告诉他们:你看吧大家都有毛病,谁都不例外,你是病了,但只要你还能喘气,还没自己给自己下临危单,那就不是绝症。所以那又怎么样?

就是这样的坦然又嚣张。

三.
卡米尔被发现重度抑郁症,是因为吃过量晕车药企图自//杀,可是药物排斥令他发晕,不停的呕吐。
醒来之后母亲告诉他“你差一点会死掉。”
卡米尔很冷静的向她解释——他查过,晕车药里有一种成分和安眠药相同,只要用量够多就可以致/死。随后他对于没有把“差一点”那三个字去掉而表示惋惜。

他太敏感,害怕自己会成为世界的累赘。
雷狮却太张扬,不应该说世界留不留得住他,应该说世界都是他的。

四.
卡米尔辍学了,住在雷狮家兼心理咨询室里。
确诊时给的药是SSRIs类药物,很多种,副作用很大。
雷狮清楚曾有过几起难以忍受副作用而非抑郁症本身自/杀的案例,他注意着将窗子封死,通风只靠开大门。

“你要叫我大哥。”第一天他就单方面对卡米尔宣布,少年抱膝坐在沙发上不说话,雷狮走过去揉他脑袋,“卡米尔,卡卡,你得叫我大哥。”
他撒泼,卡米尔把头埋进胳膊里。
“听话。”雷狮锲而不舍,甚至塞了一个棒棒糖在他手心里。
“……”卡米尔,“我不。”
雷狮豪爽的笑了一通,“你不干就算了。”

于是就算了,雷狮不逼迫他,该做什么做什么。卡米尔把自己关进进书房里看书,雷狮拿着吃食敲门的时候怀疑自己养了一只猫——关窗,喂吃的,逗他说话……他抿了抿唇角。

没得到回应,推门的时候发现少年已经睡着,蜷在硬地板上,小小一只,雷狮心里一动,不及退出去找个毛毯卡米尔就又醒了过来。
是嗜睡的副作用,他想着,见黑发少年迷迷瞪瞪的揉眼睛,不设防备时蓝色眸子像水波一般细腻柔软。
可惜他很快又进入放空的状态,青年看着团坐在地上抱着膝盖的卡米尔,眯起眸子无声的叹气。

多好的人,可惜这么脆弱,被命运折腾得自我厌恶。
这个念头转瞬而过,雷狮有些惊讶——他知道自带优越感的同情,指责和开导是治疗中最不可取的东西,可是他竟然犯了这样的错误……

卡米尔从他手里接过吃的,小口吃了一点儿就反胃了……现在药量偏大,什么副作用都是有的,少年在干呕,雷狮把他抱起来带到厕所。
他一只手攥在陶瓷沿儿上,用力之大让指尖比陶瓷更惨白,胸脯起伏似秋风里瑟缩的叶,令一只手拽着雷狮手腕,青年半跪下来搂住他的腰。
但是什么都没吐出来。

后来晕眩和恶心双管齐下下卡米尔磕磕绊绊的恳求雷狮让他死,可是青年把他抱在怀里什么都不说。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治疗重度抑郁症患者的原因。’雷狮想着,顺了顺卡米尔的头发,现在少年已经安静下来,头枕着雷狮的大腿睡着了。
他看见自己手腕上紫青的印儿,刚刚手腕被这人攥得生疼,但是有什么地方比手腕还要梗塞疼痛——直至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五.
其实很奇怪,雷狮忽然间想到,卡米尔不应该是重度抑郁症的,真正重度抑郁症患者是不用担心他们自杀的,因为他们什么都不敢做,甚至可以一直不动很多天。
想来他雷狮一直都治疗的是中度患者,所以一开始下意识把卡米尔归类为了“更为严重的中度”。现在看来卡米尔的临床症状确实属于中度——他起码还想死。

抑郁症是一个目前无法用仪器检测的病,中度之后几乎会不可避免的产生生理性脑内病变。
而且它是一组病因和发病机制不同的异性质疾病,每一种各有各的发病原因和机制,所以无法用同一种病因作为不同患者的患病解释。
这就意味着医师的经验及诊断很有可能决定患者的生死。

雷狮决定带卡米尔去找丹尼尔看看。

出门的那天卡米尔很乖,进电梯的时候他伸手拉住雷狮的袖子,雷狮发觉的瞬间不由分说反手扣住卡米尔的手。
他血缘上的哥哥比他高22厘米,手也大许多,温暖的触感令人贪恋。
卡米尔心里的不适舒缓了些。

丹尼尔的诊室楼层很高,他告诉雷狮上来不必挂号——雷狮当然不会挂号,他进门的时候丹尼尔在泡茶。
“来了。”他说。

诊断结果是否决了上一次所用药物,重新确诊为中度抑郁。丹尼尔说这孩子还有一些双向情感障碍,推荐住院,雷狮否决了他的建议。
误诊害人,白白让卡米尔受了不少罪,雷狮脾性不算好,于是忽然有点儿能明白为什么会有医闹的存在。
卡米尔可是生生吃了半个多月有偏差的药物……他压抑着怒气。

六.
差点儿出事的那天是卡米尔来到雷狮家的第三个月。
那日天气好,万里无云。
雷狮推开门的瞬间看见卡米尔背对着他坐在窗沿上,少年的身板单薄,看起来摇摇欲坠。
他的心脏骤停,耳边一片尖锐的鸣声,意识瞬间板块性尖锐。
雷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移过去的,再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把卡米尔揽进了怀里,踉踉跄跄的后退,然后在惯性中直直倒在地板上。

后背脊柱后脑勺疼得要开裂,可雷狮不松手也不站起来——他不敢放卡米尔自由活动。
卡米尔伸手搭在雷狮的手上。
“我只是想看看风景。”他小声的说。
雷狮不说话,卡米尔抓住他的手指掰开一只手捂在自己眼睛上。
“我本来想自/杀,可是弄开窗子很困难,我知道,于是我在脑子开始一遍遍模拟要怎么做。”卡米尔似乎是理了一下思路以后才开始静静的刨析描述,“我不想动,但是后来说服了自己,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打开窗子的时候风很大,才爬上去就不想动了…应该是意识混乱的副作用让我失去了意识,一直坐在上面,我醒来的时候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了,于是就在上面坐着…”
卡米尔说这些话的时候温暖的液体渗进了雷狮的指缝,青年单手将他扣得更紧了,耳边轰鸣这才安静不少。
紧接着他就听见卡米尔低闷的唤他。

——“大哥。”

鼻膜瑟疼,胸口后知后觉的情绪开始庆幸劫后余生,这是雷狮第一次听见卡米尔叫他大哥……他一时间不知该惩罚他还是奖赏他。

这个少年让他无可奈何,他一次次打破雷狮的准则。一边自我怀疑着一边令雷狮溃败。
雷狮自认是个强硬且不易怜悯他人的人,可是他对着卡米尔完全强硬不起来,也轻易就因他牵动心底的情绪——而这样的关注无关乎血缘,亦或是医患关系。

他感到一丝不妙。

七.
雷狮和卡米尔商量去住院,卡米尔不答应。
“让我跟着你,大哥。”他如是说,清冷声线泠泠悦耳。
雷狮依了他,把手上的药递过去。
“你听话就都可以。”他倾下身与卡米尔平视,紫眸温润如玉。

八.
那件事一个多月之后,病症好了很多,雷狮习惯了卡米尔的陪伴,并开始接收别的患者。
卡米尔很听话的吃药,渐渐开朗了不少,丹尼尔换了药,并褒奖了雷狮。

——“我本以为你会做不到,因为让你每时每刻去陪伴一个人很困难。雷狮,你很看重他。”丹尼尔如是说着,摊了摊手,他的目光锐利得可怕,“对了,你们是兄弟?”
丹尼尔微笑着说,雷狮随之笑起来。
“还轮不到你来提醒我。”

卡米尔非常让人省心,他从不打扰雷狮工作,并且擅长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叼着糖的玩偶,安静的追随着对方。
他见识了雷狮乖张的一面,并逐渐了解到自家大哥到底是活得有多自在鲜活。

和雷狮相处了半年多卡米尔才恢复学籍,他妈妈给他选择了距雷狮住处很近的学校。
女人郑重的感谢了雷狮,言辞间的欣慰有将卡米尔托付给他的味道。
雷狮应了,但心里仍是迟疑。

年关将至的时候到处都在放烟花,雷狮也买来一些给卡米尔在阳台上玩。
点亮第一支时,火光照亮了卡米尔诧异的面容,少年愣愣的看了会儿星点迸裂,待一根燃尽后忽然回首抬眸对着雷狮笑,“谢谢大哥。”
他说着,盈盈澄澈的笑意从唇角一路染到眉梢。

——这是卡米尔第一次对着雷狮笑。

‘该死,又是第一次。’雷狮想着,心里绷着的弦断得嘎嘣脆,他逼上一步,将卡米尔拉回客厅,印下的吻生生拐了个弯儿压在少年温热的额角。
一点即分的吻之后,卡米尔沉默着把头埋进他胸口很久,忽然低低叫了一声大哥,再抬头时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唇角,看起来他似乎是因为只能吻到这个位置才这么做的,
——聪明的人一向知道如何掌控无心又刻意的度数。

雷狮一下子疯掉了。
他抬起卡米尔的下巴,霸道的压了上去,怀里的人出乎意料保持着一贯的顺从,抬手抱住他后颈,微微踮起脚尖。
失控的东西滑向既定的轨道。

窗外的烟花做尽千妍不知在庆祝着什么。

九.
过年雷狮不回家,当初他学医已然和家里产生巨大分歧,隔阂严重的地儿他向来是不愿去的。
卡米尔一点点和他说在遇到他之前是怎么和人心理咨询的——一周去两此,一次一小时,过程如何……诸如此类。

卡米尔却没告诉他,他第一次见到雷狮的时候在想这个人怎么满身都披着窗外的光,雷狮靠在凳子里的时候连鼻尖也晕着光。
他愣愣的看了很久,直到窗帘的影子移位盖住了鼻尖才稍稍回神。

——这个人温柔得一塌糊涂。
卡米尔不知道他这样的想法说与第二个与雷狮相识的人会引起怎样的波澜……他当然不知道,雷狮对他是抑制不住的维护。

卡米尔总叫人想要不留余地的去疼爱。

十.
最后一次是在卡米尔上大二的时候。

雷狮回家的时候看见他坐在地上,抱着膝盖愣愣的抬头,眸子闪烁。
“我刚刚想跳下去,想着一下就好了,一了百了。幸好窗子选错了,是你以前封死的那一个…弄不开,也没思考怎么弄开,忽然就哭了。”卡米尔平静的说,“丹尼尔先生说抑郁症都是在自己认为好完的时候会自/杀叫我注意,那时候我不理解,现在明白了……大哥,我的身体就是一个不可控的定时炸弹……”他将头埋进臂弯,苍凉的心口流出无助迷惘的情绪,又断断续续的说着,语无伦次的。
雷狮从背后抱住卡米尔。
“我回来了,没事了。”

抑郁症目前没有办法百分之百根治。
但守护和陪伴是最好的治疗。

药物已经不需要了。
他的卡米尔是完好的。

雷狮乐意用余生去消磨那些郁结,至死方休。

end
【吃安眠药自/杀的是我朋友,这学期的事,非常幸运的是她没死。而自杀当天上午她还和我出去玩,下午她妈妈打电话问我她为什么一直在吐。
第二个是我朋友父亲,吃了药之后副作用是神智不清并恶心反胃难以忍受】

据统计,自/杀的人50%~70%都是抑郁症患者。
如果身边有人说自己得了抑郁症但看起来很正常,那么最好请相信他,因为这个病最大的特点就是看不出来,并应该把此作为感冒的人一样平等相待。
身体无缘无故不适也请一定要去检查,这是心理和生理双重的病变。
诊断请选择最好的医生,该病的药物副作用很多,很多种病症也,相似,容易误诊,误诊会导致不必要的身体伤害乃至死亡。
大脑神经长期受损下会无力回天。
他们只是病了。希望能得到世间善待。/

这算是我少数带了脑子写的东西……

谢谢你看到这里!♥

【韩叶】酒醉[车]

韩吹叶酒后吐真言现场/照例ooc/这只叶修很主动来着……

 

韩文清把叶修扶上楼,男人扒在他身上笑,抬起头来就是散碎的亮光,眸子里和脸颊上沾惹的都是,韩文清见他闹腾得欢心雀跃便烦躁的将人扛起来,打开房门后丢到床上。

 

“老韩。”给粗暴的丢到酒店带消毒水气息的布料上叶修也不恼,一骨碌爬起来盘腿坐着,笑得一脸傻fufu的,又道“老韩!”

韩文清嗯了一声找到酒店送的矿泉水,心里只道这人还知道他是谁算是有能耐,手里把水递过去叶修一爪子就给他拍地上,湿了一身。

“叶修!”韩文清有些不乐意了,转了面瞪他一眼。

 

一杯半给灌醉的人不仅完全不怕他还把眼睛笑成了缝儿,偏头答应得欢“哎!在的在的。”

韩文清一下没了话——得,谁醉了谁最大。他一屁股坐在床沿儿上,叶修手脚并用爬过来,就从后头抱着他,通红的脖子脸胡乱的蹭韩文清耳朵。

“老韩。”他毫无芥蒂抱着韩文清像是抱着一个大冰桶,或者别的什么类似的玩意儿。

“有话就说。”韩文清压着暴脾气好生道——他今个倒霉,送叶修的时候大家都兴致很高不想离场便划了拳,是他输了。

但其实韩文清平日里照顾队友没少这种事儿,可是叶修……叶修是特殊情况……韩文清皱眉想着,把人从自己身上扯开。

“你怎么又来我的梦里啦!”叶修被冷漠的扯开后却乐颠颠的捉住他的腕骨,眼里灌了酒一样荡漾着水光望向韩文清。

 

韩文清黑色体恤还湿着,他看了叶修一会儿后就把衣服脱了下来,里面的紧身背心也有些湿濡。

叶修眯着眼睛看他的身材嘿嘿笑了两声。

“今天比较开放嘛……”他爬到韩文清身边与他并肩坐着,然后抱住健硕的胳膊大鸟依人靠了上去。

“……”韩文清疑惑“你经常梦见我?”

“嗯,经常。”叶修糯糯道,一头黑发软蓬蓬豁着韩文清脖子。

 

酒店的灯光昏黄,平时令各大公会有够头疼的叶修此时却被酒泡发了一样乖顺的倚着韩文清,落地窗之外的车鸣轻微震动玻璃,沉夜忽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

——韩文清晃神了。

他缓缓伸手插进叶修发根里揉搓了一小会后忽被烫了一样松开手,人也慌忙的退开了,失去支柱的叶修扑腾一下栽倒在被子里。

他揉着眼睛坐起来,凑近紧张的韩文清。

 

“老韩嘛……别这么凶。”

“你都这么厉害了还这么凶做什么…”

“笑一个笑一个,我见过你笑,很好看的……”

 

叶修说着窜起来伸手去扯他腮帮子,韩文清猝不及防被人一把压在床垫上,叶修凑得很近,空气一下凝固下来,两人愣愣的相望,醉鬼高热的呼吸喷撒在韩文清脖颈。

叶修把手挪上来,摩挲了一下韩文清边角锋利的唇,韩文清的胸口给不知明的情愫塞得满满的,手脚给上了锁一般动不了。

叶修痴痴的看着他,忽然极轻快的笑了笑,飞快低头吻了一下薄唇。

 

位置对得很准,韩文清还没反应过来他就移开了。

男人暴起把叶修掀开。

“你做什么?”他站在床边,耳根发红,心跳快速得让脉搏生疼。

叶修又盘腿坐在床上了,胳膊支着脑袋笑眯眯的。

“我都说了这么多回了,怎么每次做梦你还是要问我这个问题……因为我喜欢你啊。”他大言不惭。

韩文清瞪着他,解读了半天那句话后忽然深抽了一口气。

“你每次在梦里都和我表白?”

“嗯……不一定,有的梦里你知道我喜欢你的,会对我很好。”叶修说着打了个哈欠,嘟哝“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多……不就是个梦嘛”

“……”韩文清无奈,“我是谁你知道么?”

“老韩。”

“哪一个老韩?”

“韩文清。霸图队长韩文清。穿黑色队服的韩文清。站在哪哪儿都惹眼的韩文清。身材很好……”叶修一边比划一边形容,内容越来越离谱。

韩文清想了一下,把人拎起拽着手腕带进浴室。

“脱衣服。”他命令到。

叶修很听话一边叨叨絮絮一边把自己脱干净了,身上就留一件儿四角内裤。

韩文清抱胸待他脱干净了,走上前把人揽进怀里,拿过花洒开了冷水照头就淋了上去。

 

叶修一下给淋懵了,他身后的韩文清没脱背心湿得比他还要惨烈一些。

“醒了么?”韩文清关了花洒松开手,退开些看着他。

两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在浴室里遥遥无言。

 

“不是梦啊……”叶修后知后觉的的感慨了一下,“那老韩你还不走?刚刚我丢人都丢到家了。”

韩文清还是抱着胸,目光炯炯看着叶修。

“你解释一下。”

听完这句话叶修就笑了。

“解释什么?你刚刚没听明白么?我不就是喜欢你啊。”他倒是不慌张,叶修知道感情是不可抑制的东西,韩文清迟早会知道自己喜欢他,可是谁都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都快久违的恼羞成怒了,叶修想。

 

然后他看见韩文清点了点头,“好。”

“……”叶修:???你给我解释一下什叫好?而后仔细一打量韩文清表情——卧槽有戏啊!

他当决定化守为攻。

“老韩。”

“嗯?”

“我想你抱我,很早就想了。”一上来就一记直球,叶修自己说得都有些发躁。韩文清又嗯了一声。

“刚刚不是抱了么?”他说。

“啊?”叶修喜闻乐见的卡了一下……想起来了,他刚刚是抱了他的……可是此抱非彼抱啊。他当即哭笑不得。

“不是,我换一个说法。我想和你上床。”叶修思忖了一下,心想反正啥都说了也不差这一步了。

“嗯。”韩文清回复,然后倒退了一步,面上没有表情变化,叶修抓狂。

“老韩你多给点儿反应会死是么?”他逼近道,结果脚下一不留神滑了就扑在韩文清身上,男人好心好意把这个看起来像是想要袭自己胸的人扶稳了,低头看着湿淋淋的叶修。

 

“有反应,你别再近了,我硬了。”韩文清坦荡道。

硬了?叶修往下看去,果不其然看见鼓起的裤裆,他眸子眯起喉结一滚动。

【请看评论补档】

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身上所有骨头断完了一样疼,韩文清不见了。

“啧。”他想起韩文清昨晚什么都没说的,一切说不定只是荷尔蒙作祟才会与他上演这么一场荒唐的戏,身上倒是很干净,想来那人还是绅士的。

 

房间门滴一声响,叶修正想说不用打扫了就见韩文清拎着打包的吃食走了进来。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随便买的。”男人解释着将吃的一样样摊开在茶水桌上,拉开了凳子。

转头看见叶修愣愣的盯着自己。

“我只是接借了一下你放桌上的卡,昨晚……昨晚的事你还记得么?”韩文清见他反应呆滞便微微蹙眉道。

“嗯,记得。”叶修忽然又活现着笑起来,“老韩你给个答话呗。”

“我们都上床了。”韩文清道,走过来揉了一下叶修脑袋,“起来穿浴衣吃东西,我的衣服还没干,刚刚出门借的你的,有点小。”

“好好好。待会儿我去给你拿衣服。”叶修笑道,“那以后……”

“以后备个手机去,省得找不到你人。”

 

end

 

月考前我最后的倔强呜呜呜呜,离考试越近越放荡。脑袋里还有一堆韩叶的黄色废料……

容我写个清水再慢慢写……

 

谢谢你看到这里呀!♥

我我我万年不上相奇迹般得到一张返图!!!
超级高兴发了两张自拍聊以自慰QAQ
【不得不说太爱返图的摄影啦!♥】
【然后还有一张神奇返图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