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嘉是个二傻子

嘿,帮我找找走失的猫怎么样!

【韩叶】幽蓝

ooc预警/水族馆梗

叶修从陈果那儿得了两张票——水族馆的,票价一张150,不用是暴殄天物,用吧,找谁?

苏沐橙是不可能了,这票原本就是她与陈果双双失约留下的“遗孤”。
方锐魏琛张口便问和他去有什么好处可拿。
乔一帆与安文逸要练习。
罗辑选择了学习的怀抱。
唐柔说下次她和陈果一道去。
公会和材料编辑部的人本来就忙得四脚朝天。
包荣兴……包荣兴倒是乐意去,只是陈果这段日子翻修网吧,点了名儿要扣着这劳动力。

还有谁……?

眼看票就要到期,叶修在几乎忘了的时候听苏沐橙好心提醒了一句,于是单身的叶老大爷再次将两位压箱底的祖宗从抽屉最里面请出来,愁眉苦脸的守了一分钟,打算毁尸灭迹。
不巧陈果目经了整个行凶过程,她一倾身将五彩斑斓的胶纸拾出纸篓。
“明儿霸图和我们联谊赛,你实在不行找个熟人送了不就成了。”老板娘现如今对霸图的看法早以改观,却对退休了的叶大爷十分不客气,两张门票原封不动拍回桌面上。
叶修端着茶杯笑了笑,说可以啊。心里却觉着霸图忙得很,怕是没人能陪他去劳什子水族馆。

第二天的联谊赛如约而至,叶修打苏黎世回来就回了兴欣,此时与别的队伍是许久未见了。
他遥遥见韩文清顶着那张不怒自威的脸,引着清一水黑衣走来,那架势,活脱脱是黑社会来打群架的。
防护带边的闪光灯噼里啪啦一阵响起,叶修半倚在选手通道的墙上,眼底映着那光景,正想着为什么霸图来兴欣都没人砸矿泉水瓶,不料思维忽的就飘了——何曾几时,霸图也这样气势汹汹的向他迎面而来过。只是彼时的霸图,没有闪光灯,没有统一队服,没有几个是专业队员……思来想去居然还是领头的人没什么变化,韩文清依旧带着那跨越了时光的一脸坚毅,以及一种难言的,原封不动的执着……
就叶修恍惚这一会儿,霸图队员已经进了通道,他打量的正主儿立刻发现了这位前兴欣队长,韩文清眉头一拧,脚步缓了些。叶修懒懒散散的抬脚迎上去,笑着拍了拍霸图队长肩膀。
“加油干!输了请你去水族馆。”他打趣道。
“霸图不会输。”韩文清不领情,与他张目对视,看起来像在瞪人。叶修笑了笑——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过分正经。
“这么严肃做什么,我开玩笑的。”叶修摆了摆手,侧身给霸图众人让道,“那这么着吧,赢了也成,挑个人我陪着去水族管——国家队领队亲自陪同,荣幸吧?”
可惜那不解风情的霸图队长未等他说完便目不斜视的越过了他。
张佳乐一边打招呼一边怼了一句不要脸,余下队员目睹了这位不怕死的前辈调戏自家队长全过程,心中敬畏之情油然而起,一一向叶修打了招呼。
叶修依次应了,目送他们进休息室。

事实证明兴欣的配合还是稍逊于老资历的霸图,可即使是输了比赛他们也毫不气馁,反倒是挺认真围一块讨论角色布局和配合的问题。
这会儿叶修倒是凑过去了,胸口吊了个指导员的牌子,他一倾身就晃,韩文清站在在傍边看了好半晌。
等兴欣意犹未尽的将这场友谊赛讨论完了,叶修一转头这才发现敌对队长还没走……
“老韩你这忒不地道,偷听战术机密是吧?”叶修遥遥冲他道,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声音却在笑。
韩文清隔大老远,连他喊的话都只能听个大概,更别说什么分析过程。再说这不过是场无伤大雅的友谊赛,打也就打个嚎头,他自是没什么兴致偷听。
于是韩文清对他的言论置之不理,走过来道,“你说的水族馆怎么安排?”
“啊?”叶修倒是被他问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开场前的玩笑话,“你们霸图谁去?”
“我。”韩文清低低道,也不知是怎么想的。
“你去……”叶修接二连三的哽住,上下打量了韩文清一番没忍住笑出了声,“成啊,就明天吧,你来兴欣网吧找我——我是真没想到咱韩队也有这兴致去水族馆。”
他说着又拍了拍韩文清的臂膀,乐不可支的叼了一支烟,“回去qq联系。”
韩文清说好,拿手机退了与战队一起回Q市的机票。

早上九点半的时候韩文清来了网吧,叶修比他到的迟,又上楼去找陈果借了车钥匙。
一出来韩文清便主动拿过他手心里的钥匙,叶修嘿了一声,“挺自觉啊老韩。”
“你又不会开车。”韩文清随口接道,上了驾驶室,把车门锁打开。
叶修也上了车,接过韩文清的手机打导航,他输着输着忽然抬头看向左手边的韩文清。
“不是,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开车。”叶修幽幽的道。
韩文清看着他,扬眉,“四体不勤能会开车?”
“四体不勤照样竞技场赢你。”叶修争锋不让,韩文清冷哼一声,不和他多费口舌。

红色的车风风火火上了道。

水族馆到了,两人先后下了车。走在路上倒是稍有些回头率——韩文清身骨宽厚,一顶黑色鸭舌帽扣了半张脸,叶修戴个口罩,说话呜里哇啦恨不得字字都是糊的。
场外阳光好,晒得人发晕,进了管内才缓过气来。叶修临下车拿了瓶水,进去喝了两口才发现是开了封的,他把水塞进韩文清手里。
“拿错了,这你的水。”
韩文清正弓着身子,聚精会神的观察玻璃里的海龟哪只真哪只假,一时间没听清楚,反应两秒回头问他。
“你说什么?”
叶修以为是口罩的缘故,扯下半面打算重复,“我说,那水……”
他话没说完冷不防撞上韩文清不及调整的专心致志的目光。声带一卡,觉得这误会忽然烫着了心口,又不好出口了……
“没什么。”他风轻云淡的把水瓶拿回来。
韩文清狐疑的看了他两眼,转面继续研究海龟。
两人从一面面玻璃边走过,水里封着的另一个世界是幽蓝色的,叶修仔细看的时候会趴在玻璃上,哪只鱼叫他觉得极其有意思就与韩文清说,让韩文清也看看。
韩文清一开始还听他的话,后来却不看鱼了,只看叶修跟个清道夫似的拍在水箱上和鱼较劲,面上覆了一层莹莹蓝光,乍一眼看上去挺吓人的。
——蓝脸清道夫。他忽然想到,然后勾了勾嘴角。

不得不说工作日来水族馆的人还真是少,即使来了也是成双成对儿,大把播撒狗粮的情侣,叶修不知脑袋犯了什么毛病,坐在海底通道中间的过道,开始数过去多少对儿情侣。韩文清说他瞎闹,却还是挨着坐下,扬头看着水里的魔鬼鱼从头顶悠悠然游过。
叶修想和他说什么,目光转过来见男人仰着头,喉结线条分明,忍不住往下看,能看见锁骨半根。然后做贼般收回视线——刚刚想说什么来着……?
忘了就干脆不说了,转头乖乖数情侣,数了没两下忽然感受到手腕上一暖,被人轻轻握了一下。
“你看那只。”韩文清凑在他耳边低低道,另一只手指了指头顶的巨大阴影,耳边一口热气叫叶修心口漏跳了一拍,他含含糊糊要抽回手,韩文清却不放了。
“怎么这么凉?”霸图队长语锋一转,凌利得像要训人。叶修笑了一下,先将手抽了出来。
“里头空调温度低。”他解释道,忽然想起自己又不是他队员,心虚个什么劲儿……等等,就算是队员也不至于因为穿的少挨骂吧?
叶修心底衡量了一下,忽然心疼起霸图队员。
韩文清闷不做声从背包里拿了件衣服,递过去给他,叶修不客气的套上,说谢了。

好半晌两人才从b管挪到a管。
a管是先建的,规模大一些,门口摆了个表演牌子,写着有美人鱼在下午演出。
他们核对了一下时间,决定先吃饭。
事实证明景区的饭实在是味同嚼蜡,两人都没什么胃口,几口之后统统撂了筷子。
“出去了带你吃顿香的。”叶修拿出东道主的气势,贼哥们的安慰老韩同志强大的心理和脆弱的胃。
“好——你请?”韩文清边问边给他的语气逗得想笑。
“我请。”叶修答应了,拿出打火机晃了晃向他示意,“我去抽根烟。”

坐在观众席的人不多,但两人还是谨慎的选择了靠后人少的位置。
说是美人鱼表演,其实也就是找了几个俄罗斯妹子演水下芭蕾,韩文清对此兴致不大,看了半场却发现叶修脑袋一栽一栽打着瞌睡。
他犹豫了一下,伸手揽住叶修的肩膀让他稳着点儿。不想一揽就把人揽醒了,叶修睡眼惺忪的看向他,挺对不住的笑了笑。
“抱歉啊老韩,昨晚上本想早点睡的,魏琛说有个boss爆的材料我们需要,实在是没忍住……”
叶修小声的解释着,韩文清见这人还迷糊着,后脑的头发蓬得乱糟糟,他伸手理了理。
“没事。”韩文清极其自然的拍了拍自己大腿“睡会儿?”
叶修愣了一下,又释然的抿了抿唇角,真躺下枕着韩文清大腿开始休息。
韩文清把叶修安顿好了,心里松散了些,看了一会儿节目便转眼看起手机。
结束之后场内的灯光稍稍调亮了些,叶修被打扰了睡眠,唔了一声把眼睛睁开个缝儿,而后毫不犹豫扬手摘走韩文清的鸭舌帽扣到自己脸上。
韩文清一时失去了掩饰身份的东西,下意识蹙眉,察觉到罪魁祸首是谁却无法挑叶修的毛病。
他记得还有一个小时就是海狮表演,场地在室外,也不知叶修感不感兴趣,该不该叫醒他……
韩文清放下了手机,抬眸思考这个问题。而眼前偌大的玻璃板阻挠了他的思考——玻璃里的鱼来回游戈,柔软的身躯裹在幽蓝的光里,映下的影子也彻头彻尾是那通透的颜色。巨大的玻璃之后好似一块挟带鲜活生命的蓝色琥珀,亦或者是一片规矩裁下的天空,美好至此。
他置身于这片梦幻的蓝色阴影之下,感受到叶修呼吸时后背轻微的起伏。
——韩文清知道,他是喜欢叶修的,这种喜欢的出发点不单一,甚至无关占有。到底掺着几分尊敬几分认可几分爱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韩文清一向思维大条,以前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搁着了,这会儿却忽然很想弄个明白。

还没等他分析出个所以然,叶修便醒了过来,起身喝了口水。
韩文清迅速收回心思,伸手将帽子拿回来戴好,看了一眼表,“还有十几分钟就是海狮表演,你看么?”
“看。”叶修似乎对动物还挺喜欢的,忙不迭答应下来,又看向韩文清,“谢了啊。”
韩文清摇了摇头表示没关系,一起身不想跌了回去——麻了半个腿……
叶修见此做惊恐状,“……别给我压成半身不遂了吧?”
“……”韩文清。净瞎说。

下午三点是一天最热的时候,阳光火辣辣的光顾室外的每一寸地皮,他们到晚了,能坐的席位已经塞满了人,棚子傍边的铁门锁上了,叶修拉过韩文清半个身子撑在栏杆上往里看。
韩文清戴着黑帽子,日照之下给闷了一头汗。他默不作声打量叶修愉快的表情,而后就听那人啧了一声,转头向他借帽子。
“戴着会更热。”韩文清一边解释一边摘下帽子。
“口罩也差不离。”叶修道,把口罩递过去,换了帽子,“我就遮遮眼睛,晒着睁不开。”
韩文清拿过口罩——戴不戴?两厢为难一阵儿后果断把它踹进兜里,戴上了卫衣帽子。

表演之后两人逛完了逛珊瑚区和水母区,逛着逛着实在是饿了,这才拐出了水族馆。
上车系好安全带,韩文清一摸手边,出乎意料的摸了个空,他转头莫名其妙的看向叶修。
“我的水呢?”

end

ps:水族馆真的很好玩!超级好玩!超级漂亮!适合谈恋爱!嘻嘻(〃∇〃)

评论(30)

热度(124)